众力人力资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利来国际下载官网]人力资源集团公司︱劳务派遣公司︱劳务外包公司︱人才派遣公司︱岗位外包公司︱人事外包公司︱人事代理公司︱社保代缴公司︱社保代办公司︱公积金代办公司︱公积金代缴公司︱人力资源外包公司-利来app在线

未央路80号盛龙广场b区2单元30层
全国服务热线:400-0123-151
http://www.sx12333.cn/
全国服务
当前位置:众力人力资源集团 → 全国服务 → 内容
2015新的养老延迟退休最新消息

众所周知,“先并轨金,再谈延迟退休”,是之前最常见的舆论质疑。问题是,假若双轨制的问题在2017年能够顺利解决,延迟退休的充分必要条件,就已然全部满足了吗?

  虽然我们早就被告知“推迟退休年龄是一种必然趋势”,相关专家更是为之寻找过各种理由;但不可否认,延迟退休原因之一是要弥补金缺口,减少金入不敷出的风险。要判断延迟退休是否合理,不仅要取消机关事业单位的金特权,更要反思弥补金缺口,是否仅有延迟退休一条路径?

  在笔者看来,金形成缺口的原因主要有三个:

  一是要还旧账,因为现在很多领取金的老人,之前并未足额缴纳金;

  二是双轨制下,仍有相当大的群体不缴一分钱金;

  三是金打理不当收益极低。

  对应的,要弥补金缺口,至少也有三条路径:

  一是前面提到的改革金双轨制,全部参与社会统筹,给金“造血”;

  二是划拨国有资产、提高国企分红、加大财政补贴以还清旧账,改变新人为旧人发放金的模式;

  三是加强金投资管理,争取“让钱生钱”。

  延迟退休毕竟会损害到更多普通劳动者的利益,因此只能是“穷尽一切手段”之后的无奈之选,而不应该是“第一选择”。就算万不得已还是要延迟退休,那也不是社科院建议一下,政府部门就可以去做的,而是必须通过正规的立法程序。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新年献词所说,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如鸟之两翼、车之双轮。涉及全体国民切身利益的延迟退休,只能在法治程序下依法进行,任何功利化的简单考量都是要不得的。

  为什么要延迟退休?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目前我国城镇人均预期寿命达75岁以上;加上劳动条件改善,平均劳动强度比以前大大降低。如果继续维持较低的退休年龄,一方面不利于调动中青年人劳动的积极性;另一方面退休人员的金待遇也得不到持续、合理提高。

  与此同时,尽管我国目前的金充裕,尚有结余,但未来支付压力却不小。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近日发布《中国金发展报告2014》分析指出:2013年,我国城镇职工基本保险扩面速度有所下降,制度赡养率进一步提高。城镇职工保险基金运行压力越来越大,当期结余比上一年减少了229.27亿元。2013年全国城镇职工基本保险基金只有12个省份征缴收入大于支出。

  马凯坦言,当前保险缴费面临两难矛盾。一方面,现在缴费水平确实偏高,“五险一金”已占到工资总额的40%~50%,企业负担重;但另一方面,现在基金收入增长幅度慢于支出增长幅度,降低缴费水平又会影响当期的收入。如何解决这种两难问题,还需进一步研究。

  延迟退休正是在这个背景下产生的。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李宏彬认为,“在老龄化社会和社保压力之间有一个巨大的相关性,实现两者平衡无非有三个选择,要么就延迟退休,要么就收税,要么就减少福利。在合理制定延迟退休政策的前提下,前者明显要优于后两项。”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于革胜表示,随着人口老龄化速度明显加快,我国金支出会呈现刚性增长,而未来金缴费人口会减少,中长期金支付的压力会越来越大,这可能成为我国面临的巨大挑战之一,必须从国家战略的高度及早谋划这个问题。

  延长退休年龄以此提高金给付门槛的确是随着人口预期寿命延长而出现的必然趋势。但如果真要推行延迟退休,应该在充分调研和收集民意的基础上小步渐进,并个性化灵活对待。

  “我现在天天关注这事,毕竟自己也快退了。”家住北京市西城区玉桃园小区的陈寒苦笑着说。

  现年56岁的陈寒目前就职于某小型企业,奋斗大半生的他原本打算再过几年就退休颐养天年,然而最近一系列有关金改革的消息却把他“吓得不轻”。

  随着中国老龄化社会的逼近,金问题愈发引人关注,20136月初,人社部就表示正在抓紧研究保险顶层设计方案,来自社科院、人大、清 华、武大等院校的多个专家团队参与制定了改革备选方案。812日,清华大学提出的体制改革方案率先在人民网上公开,其中有关“从2015年开始实施 有步骤的延迟退休计划,2030年之前完成男、女职工和居民65岁领取金的目标”的内容格外引人关注。

  “提高领取金年龄是否就是延迟退休?”清华大学的体制改革方案在网上公布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社会热议。

  看着刚退休的老婆每天去街心花园散步、聊天,每月还能拿到3000多元的退休金,家住北京西城区熙府桃园的王义群在羡慕的同时,心里也犯起了嘀 咕,“我还能按时退休吗?”和陈寒一样,再有5年就到退休年龄的王义群最近也一直在关注当前体制改革问题,尤其是当 前大热的“清华方案”。

  方案指出,根据精算原理,在平均寿命75岁的条件下,领取金的年龄应为60岁,而2030年前后中国人均寿命有望达到80岁,领取金的年龄应相应提高到65岁。

  因此清华大学方案对延迟领取金作出了如下安排:第一,从2015年开始,1965年出生的女性职工和居民推迟1年领取金,1966年出 生的推迟2年,以此类推,到2030年实现女性65岁领取金。第二,从2020年开始,1960年出生的男性职工和居民推迟6个月领取金,以此类 推,到2030年实现男性职工和居民65岁领取金。艰苦岗位的男女职工可以提前10年领取金。

  当前我国男性职工60岁退休,女性职工50岁退休,女性干部55岁退休,艰苦岗位男性55岁、女性45岁退休,均从退休时起领取金。为此清华大学提出的“延迟到65岁领取金”的方案被众多媒体解读为“延迟到65岁退休”,在坊间引起轩然大波。

  “我们工薪阶层累死累活也比退休拿得多不了多少,谁不想早点退啊。”王义群情绪激动地表示,退休是我们的权利,延迟退休便是剥夺权利,我坚决反对!

  王义群和陈寒只是反对延迟退休“大军”中的一员,搜狐新闻近日对25000多人进行的一项题为“你对延迟退休持什么态度”的社会调查也显示,94.5%的受访者明确表示反对延迟退休,仅3.2%的受访者表示支持,2.3%的受访者表示中立或未表明态度。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