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力人力资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利来国际下载官网]人力资源集团公司︱劳务派遣公司︱劳务外包公司︱人才派遣公司︱岗位外包公司︱人事外包公司︱人事代理公司︱社保代缴公司︱社保代办公司︱公积金代办公司︱公积金代缴公司︱人力资源外包公司-利来app在线

未央路80号盛龙广场b区2单元30层
全国服务热线:400-0123-151
http://www.sx12333.cn/
全国服务
当前位置:众力人力资源集团 → 全国服务 → 内容
2014养老金并轨最新消息:国务院报告称将适时推进养老金并轨

国务院报告称将适时推进金并轨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正在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国务院关于统筹推进城乡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工作情况的报告提出,将适时推进金并轨。

  金并轨一直是社会非常关注的问题,报告指出,我国社会保障体系基本形成,但在制度建设和实施中仍然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矛盾和问题。其中待遇差别仍然较大,机关事业单位仍实行单位退休制度,与企业职工保险制度“双轨”运行,待遇差距矛盾突出,社会反响强烈。对此报告指出,要推进机关事业单位保险制度改革,建立与城镇职工统一的保险制度。

  按照中央部署,有关部门经过广泛调查研究和反复论证,已经拟订了改革方案,并经国务院常务会议和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审议通过。改革的基本思路就是“一个统一”、“五个同步”。“一个统一”,“一个统一”就是说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建立与企业相同的基本保险制度,实行单位和个人缴费,改革退休费计发办法,从制度和机制上来化解“双轨制”的矛盾。而“五个同步”也非常关键,是指机关与事业单位同步改革,职业年金与基本保险制度同步建立,保险制度改革与完善工资制度同步推进,待遇调整机制与计发办法同步改革,改革在全国范围同步实施。

  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在对报告的审议中提出了哪些意见和建议?

  吕祖善委员:机关事业单位纳入社会保障,既解决公平同时又解决扩大社会保障的覆盖面,实际上也是提高支付能力。当然,要稳妥推进,因为涉及到相当一批人群的切身利益。

  杨震委员说,现在城市里矛盾最大的主要是企业与机关和事业单位退休金的巨大差距。国务院已经通过了“一同步五统一”的办法,但是在改革方案中,国家把基本保险统一起来了,剩下的取决于大家交的年金,交的多拿的就多,交的少拿的就少。表面上看,这样没有问题,是更公平的。但是这样的制度实行以后,企业的退休人员和机关事业单位总体情况上差距会缩小到多少?相关部门是否有测算?另外,因为企业之间本身的差距也非常大,有的企业经营非常好,有的企业很差,所以可以肯定不同企业为职工交的年金不可能一样,会不会又造成企业本身之间的金差距很大?会不会又造成新的不平衡问题?希望国家出台新的政策,能使得社会矛盾得到缓解,而不要产生新的社会矛盾甚至扩大社会矛盾。

  郑功成委员:机关事业单位保险制度改革是众所关注的焦点,有两个关键点,一是中人的过渡,要吸取企业职工保险制度改革的教训,那时候我们说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中人却没有办法,现在的矛盾都在中人这一块。机关事业单位也是这样,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问题不大,但是工作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还没有退休的怎么办?如果没有一个稳妥的过渡办法,将来遇到的阻力和反对程度是巨大的,因为这牵扯到每一个机关、事业单位员工的切实利益。二是体制内和体制外,同样是大学的老师,有的有编制,有的没有编制,这怎么解决?也需要稳妥的政策,否则也是很麻烦的。希望借机关事业单位金改革的春风,能够把基本保险、职业年金和企业年金的多层次制度同步发展起来。

  相关

  金并轨的价值需要时间来证明

  保险破除“双轨制”的改革终于有了确切消息。1223日,国务院副总理马凯代表国务院向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作关于统筹推进城乡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工作情况的报告。报告称,机关事业单位与城镇职工统一的保险制度改革方案已经国务院常务会议和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审议通过,公务员保险由单位和个人缴费。(《京华时报》1224)

  金双轨制之所以饱受公众非议,主要体现在金替代率上。制度是一种基础性的公共福利政策,由于实行双轨制,公务员不用缴纳金,却能享受到80%甚至90%的金替代率,退休金约为在职工资的八九成;企业职工一直缴纳金,金却只有在职工资的约4成,两者之间差异巨大,所以双轨制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社会不公的代名词。

  体制改革的启动已有时日,如今终于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马凯表示,改革的基本思路是一个统一、五个同步。“一个统一”,即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建立与企业相同基本保险制度,从制度和机制上化解“双轨制”矛盾。而“五个同步”则包括机关与事业单位同步改革,改革在全国范围同步实施等。这意味着,体制改革已经不再是局部试点和制度探索,而是一项全局性和根本性的改革。

  颇值玩味的是,此前公众对破除双轨制的呼声是一浪高过一浪,但当梦想终于照进现实,人们却表情复杂。一些重大领域的改革由于牵涉到公共资源的重新分配,往往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太快反而让人不太适应。更重要的恐怕还在于,公众对于并轨改革的前景也存在顾虑。

  很多人都认识到,金并轨只是第一步,改革的最终目的是缩小福利差距。而在并轨提上改革日程后,即传出公务员工资或将普涨的解读。这不免让人担心,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因并轨而受损的利益,最终还是要由国家财政来埋单?如此一来,差距依然存在,改革就只具象征意义。还有基金“空账”的问题。此前有消息称,我国金个人账户空账已达2万亿元。本来就捉襟见肘的“粥”,现在还要加上3700万的机关事业单位人员来“分食”,够不够用,如何分配?

  类似的担心并不多余。体制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肯定会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操作不当确有走偏甚至变形的可能。但是反过来想想,如此重大的改革,又怎么可能没有障碍和麻烦呢?解决所有问题,再让改革轻装上路,当然最好,但过于理想化,务实点的做法是先把制度框架搭建起来,在改革中逐步解决问题。

  金并轨的价值需要时间来证明。正如有论者所提到的,并轨之后,改革的相关细则和实施办法也应尽快出台,对于并轨之后的机关事业单位人员的金如何发放,如何平衡企业职工和机关事业单位的福利差距,要有一个明晰的制度设计,并且做到信息公开,让民意充分讨论。

  体制改革并不是只有并轨这一个议题,所以并轨实际上也是为其他改革打下公平的基础。譬如“延迟退休”,在即将进入老年化社会之际,这一制度并非没有讨论和实施的价值,此前公众之所以抱以强烈反对的态度,就在于双轨制。如今这个障碍已经清除,“延迟退休”未必不可以重新审视和讨论。因此,对于金并轨,不必急于现在就下判断。